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趁妈妈不注意,抱上就狂干

时间:2018-01-13 在一次赌博中,我因为欠杨东8万块钱,实在无钱还,因杨东早就妈妈垂蜒三尺,就拿此条件来交换8万赌债,出于无奈我就同意了,拿妈妈身体来偿还这笔债务,当晚杨东来到我家吃饭为由来我家,我和他商量后,说杨哥尽管放心去干,绝对不会出事。我担保你放心!我妈妈她从小体质不同凡人,生性好淫,加上保养的好,现在的她真的不愧为县城第一美女,哈哈!等一下你小心浴室就有好东西瞧了!「
杨东见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便出房门,听到就从不远的浴室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
浴室这是一大间,木质板好象有人有意的开了一个洞,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里面的风光。当杨东走近浴室,就听到有水声,显然是有人在洗澡,杨东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声音很细微,杨东不禁怔住了,连忙不动侧耳倾听,可是再也听不到声音了,杨东想或许是听错了,可是,又来了,好像非常的,呻吟声中好像夹着哀泣的声音,这下杨东断定是女人的呻吟声了。杨东再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从的洞口处,往里看去。
「我的天啊!一个女人……大美女,四、杨东的神经突然一阵紧张,这时妈妈赤裸着身体,整个人斜靠在墙壁上,把一双粉腿大开着,露出那个迷人的桃源洞来,两手正不停的着她那嫩红的阴户,半眯着眼睛、微张着嘴,杨东知道,妈妈是在干那事。
「唔……唔……」妈妈摇着头,吐着气的哼着。  妈妈为何藉着洗澡来干这种事呢?杨东想八成是叔叔不在,无法满足她,所以只好来自己来消消那旺盛的欲火,也难怪妈妈这么标致的美人儿,偏偏嫁给这么一个丈夫,看妈妈的身段实在够迷人的,两个乳房没因为奶过孩子,让男人玩弄过,却不下垂,还是非常巨大丰满的挺着,乳头颜色深红,它的丰劲弹性可真是吓人,胀得都快流水了。
再往下移是那个小腹,却没因她生过孩子的关系,她的腰肢可还纤细的很,再往下……呵!是那个迷人桃源洞,她的阴毛稀少,整个外阴隆起,阴核已经兴奋的凸出,可知她是个性欲极强的人,鲜红的阴唇向外张着,由于妈妈不停的捻着,正有滴淫水顺着大腿流下。「哼……死……」妈妈颤抖着身体,语音模糊的呻吟着。
这时妈妈另一只手磨捻着自己的乳房,尤其是那两粒深红的乳头,被捻的坚硬异常,不时有少量的奶汁流出,全身一阵乱扭……「嗳……老天……我要死了……」妈妈下面长满了茸茸黑毛的桃源洞口,这时不断的涌冒出淫水来,茸茸杂毛黏住纠缠在一起。
妈妈百般无奈的摸也摸不着,捣也捣不着,也不知道她到底那个地方不适,全身不安的扭曲着,一身的白肉颤动着,磨呀、捻呀,好像仍养不过,就用手直往已泛滥的洞内直捣……  妈妈弯曲着身体,两只媚眼半张半闭的看着自己的阴户,又把那只本来在摸乳房的手伸到阴户来,用两只手指头抓着两片嫩肉,粉红的阴唇往外翻张了开来,接着又把另一只手的手指头伸进桃源洞内,学着鸡巴抽送的样子,继续的玩弄着自己的阴户。
妈妈的手指一抽一送,显然有无上的快感,只见她的脸带着淫蕩的笑了,从她的子宫涌冒出的淫水,顺着手指的出入被带了出来,两片阴唇也一收一翻的,她的粉首摆来摆去的。口中不住的唔喔出声:「唔……喔……喔……」。
杨东被妈妈这股骚浪劲儿挑动起性欲来了,鸡巴也迅速的涨大,杨东再也不管会发生什么后果了,飞快的进入的浴室,朝着妈妈猛的扑上去,抱住她。
妈妈惊呼:「啊?你……你……」
「阿姨,不要出声,我来……使你快活。」杨东的嘴唇吻上妈妈,妈妈的全身一阵扭动,在杨东怀里挣扎。
「唔……不要……臭小子……」不理她的抗拒,她这种欲拒还迎的抗拒,对杨东而言,不外是种有效的鼓励。杨东连忙吸吮着妈妈丰满的乳房。「不要……我不要……」妈妈嘴中连连说不要,一张屁股却紧紧靠着杨东的屁股,阴户正对着杨东已勃起的鸡巴,不停的左右来往的摩擦着,杨东感到一股热流从阿姨的下体传播到自己的身体。杨东猛地把妈妈按在浴室地板上,全身压了上去。「臭小子……你要干什么?」
「使你快活!」
「嗯……你……」杨东用力地分开妈妈的双腿,使她那潮湿、滑腻的阴户,呈现在眼前,杨东握正了鸡巴,往妈妈的洞口一塞,不入,再握正了,又塞,又是不入,急得杨东眼冒金星……  「阿姨,你的小淫穴太小了,在那里嘛?」
「自己找。」妈妈说着自动把腿张得更开,腾出了一手挟着杨东的鸡巴到她的洞口,杨东忙不迭地塞了进去。
「喔……唔……」妈妈把腿盘在杨东的屁股上,使她的花心更为突出,每当杨东的鸡巴插入都触到她的花心,而她就全身的抖颤。
「喔……美死了……」杨东觉得妈妈洞内有一层层的壁肉,一叠一叠,鸡巴的马眼觉得无比的舒服,不禁不停的直抽猛送。「喔……臭小子……你真是会干……好舒服……这下美死了……喔……」
「这下又……美死了……」
「嗯……重……再重一点……你这么狠……都把我弄破了……好坏呀」「好大的鸡巴……嗳哟……美死我了……再重……再重一点……」「大哥哥……你把我浪水……水来了……这下…….要干死我了……喔……在妈妈的淫声浪语下,杨东一口气抽了两百余下,才稍微抑制了欲火,把个大龟头在妈妈阴核上直转。
「大哥哥……哟……」妈妈不禁地打了个颤抖。
「哟……我好难受……酸……下面……」妈妈一面颤声的浪叫着,一面把那肥大的屁股往上挺,往上摆,两边分得更开,直把穴门张开。
「酸吗?阿姨!」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个……阴核上磨……你真有……你……你……你是混蛋……哟……求你……别揉……」「好呀,你骂我是混蛋,你该死了。」杨东说着,猛的把屁股更是一连几下的往妈妈花心直捣,并且顶住花心,屁股一左一右的来回旋转着,直转的妈妈太死去活来,浪水一阵阵的从子宫处溢流出来。
「嗳……臭小子……你要我死呀……快点抽……穴内养死了……你真是……杨东不理妈妈仍顶磨着她的阴核,妈妈身体直打颤,四肢像龙虾般的蜷曲着,一个屁股猛的往上抛,显露出将至巅峰快感的样子,嘴中直喘着气,两只媚眼眯着,粉面一片通红。
「臭小子……你怎么不快抽送……好不好……快点嘛……穴内好养……嗳……不要顶……嗳哟……你又顶上来了……呀……不要……我要……」妈妈像发足马力的风车,一张屁股不停的转动,要把屁股顶靠上来,把杨东全身紧紧的拥抱着。
「嗯……我……出来了……」妈妈的阴穴内层层壁肉一收一缩的,向杨东的鸡巴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她的子宫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她阴精就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来,浇在杨东的龟头上,妈妈的壁肉渐渐的把龟头包围了起来,只觉得烫烫的一阵好过,鸡巴被妈妈的壁肉一包紧,差点也丢了出来,好杨东在心中早有准备,不然可就失算了。
停了会,妈妈泄完了,包围着杨东的壁肉也慢慢的又分开了,妈妈喘口长长的气,张开眼睛望着杨东满足的笑着!「臭小子,你真厉害,那么快就把我弄了出来。」
「舒服吗?」
「嗯……刚才可丢太多了,头昏昏的!」
「阿姨,你舒服了,我可还没呢,你看它还硬涨的难过。」杨东说着又故意把鸡巴向前顶了两顶。
「坏……你坏……」
「我要坏,你才觉得舒服呀,是不是?」杨东把嘴凑近妈妈耳朵小声的说道。
「去你的!」妈妈在杨东鸡巴上,捻了一把。
「哟,你那么淫,看我等一下怎么修理你。」
「谁叫你乱说,你小心明天我去告诉你叔叔,说你强奸我!」杨东听了不禁笑了起来,故意又把鸡巴向前顶了一下。骚货妈妈的屁股一扭。
「告我强奸?哼!我还要告你引诱呢!」
「告我引诱?」
「是呀,告你这骚蹄子。」
「去你的,我引诱你,这话打那说?」
「打那说?你不想想你自己一个人时的那骚浪劲儿,好像一辈子都没挨过男人的鸡巴似的。」
「那又怎么说引诱你?」
「你自己捻弄阴户的那股骚劲儿,我又不是柳下惠,谁看了都会想要的,害我忍不住跑了过来,这样不是引诱我?」
「我那丑样子,你都看见了?」
「你坏,偷看人家……」
杨东把嘴封上了妈妈,许久许久不分开,向妈妈说:「阿姨,我要开始了。」「开始什么?」
杨东以行动来代替回答,把屁股挺了两挺。「好吗?」杨东问。
骚妈妈自动把腿盘上杨东的屁股,杨东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来,每当杨东抽插一下,妈妈就骚起来,配合着杨东的动作,益增情趣。「哟!臭小子,你又……又把我浪出水来了……」
「你自己骚,不要都怪我!」杨东继续着埋头苦干。
「喔……这下……这下真好……干到上面去了……舒服……再用力点……」慢慢的,妈妈又开始低声的叫些淫浪的话来。
「阿姨,你怎么这么骚啊?」
「都是你使我骚的,死人……怎么每下都顶到那粒……那样我会很快……又出来的……」阿姨,怎么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我那里晓得,它要出来,又有……什么办法……又流了……,你的鸡巴比我丈夫粗多了……你的龟头又大……每当你插入子宫触到人家的精剿……忍不住……要打颤……哟……你看这下……又触……触到了……喔……「」鸡巴比叔叔大,那功夫呢?「
「也是你……比他强……」
「喔喔……这下……顶到我的小腹了……嗳哟……要死了……嗳……我好……好舒服……快嘛……快点嘛……重重的……重重的狠插我……喔……」杨东的屁股并没有忘记要上下的抽插,狂捣、猛干,两手也不由自主的玩摸妈妈的大乳房来,奶水不断的从乳头处流出,飞得杨东和妈妈满身都是。
「嗳哟……轻点……捏得人家上面流水~!下面也流水啦~!」妈妈翻了个白眼给杨东,似有怨意。
「……下面快点嘛,你怎么记得上面……就忘了下面呢……唔……」妈妈似奇养难耐的说道。杨东听妈妈这么说,连忙顶了顶,在她精巢花蕊上磨转着。
「不行……臭小子,你要我的命呀……我要死了……你真行……真的要我的命……」又张口咬住妈妈一只高大浑圆的乳房,连连的吸吮,由乳端开始吸吮起,吐退着,到达尖端浑圆的樱桃粒时,改用牙齿轻咬,每当妈妈被杨东一轻咬,她就全身颤抖不休,奶汁便飞溅而出。
「啊……臭小子……啧啧……嗳哟……受不了了……我不敢了……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吃不消了……嗳哟……我……要我的命了……喔……」妈妈舒服的求饶着。
妈妈架在杨屁股上的两条腿更是用力紧紧的盘着,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杨东,杨东见妈妈这种吃不消的神态,心里发出胜利的微笑。因为在行动上,使出了胜利者扬威的报复手段来,屁股仍然用力的抽插,牙齿咬着她的乳头,奶水不断从深红的乳头喷出。
「啊……死了……」妈妈长吁了口气,玉门如涨潮似的浪水泊泊而至杨东的鸡巴顶着妈妈的阴核,又是一阵揉、磨。
「嗳哟……啧啧……哥哥……你别磨……我受不了了……没命了……呀……我又要给你磨出来了……不行……你又磨……」妈妈的嘴叫个没停,身子是又扭摆又抖颤的,一身细肉无处不抖,玉洞淫水喷出如泉。
杨东问着满脸通红的妈妈:「阿姨,你舒服吗?」妈妈眼笑眉开的说:「舒服,舒服死了……嗳哟……快点嘛……快点用力的干我……嗯……磨得我好美……你可把我干死了……干得我……浑身……没有一处……不舒服……嗳哟……今天我可……美死了呀……嗳哟……我要上天了……」
忽然,她全身起着强烈的颤抖,两只腿儿,一双手紧紧的圈住了杨东,两眼翻白,张大嘴喘着大气。杨东只觉得有一股火热热的阴精,浇烫在龟头上,从妈妈的子宫口一吸一吮的冒出来。
妈妈是完了。她丢了后,壁肉又把杨东的龟头圈住了,一收一缩的,好像孩子吃奶似的吸吮着,包围着杨东火热的龟头。杨东再也忍不住这要命的舒畅了,屁股沟一酸,全身一麻,知道要出来了,连忙一阵狠干。「阿姨,夹紧……我也要丢了……喔……」话还没说完。
妈妈就自动的用花蕊夹住了杨东的大龟头,不停的磨,淫声叫道「快给我~!射到我的子宫里去~!我要~~!快给我~!啊~!」杨东激动的大力抽了几下大肉棒,就射在妈妈还在收缩的子宫口,妈妈经杨东阳精一浇,不禁又是欢呼:「啊……烫……我的好美……」杨东压在妈妈的身上细细领着那份余味,好久好久,鸡巴才软了下去溜出她的洞口,阴阳精和浪水慢慢的溢了出来……  妈妈一这深吻着杨东,一边淫声娇道:「你真利害,干得人家心儿都飞了,魂儿都丢了。」
杨东还在玩弄着妈妈的巨乳,吃惊的问:「阿姨~!你真的很淫呀!下面水多不说,连上面的美乳也源源不断的奶水流出呀。」说完又大力的捏了两把,奶水飞溅,害得妈妈一边叫爽连连,一边有气无力的娇声说:「好人~!啊~!轻点~!啊~!我下面又流了~!啊!本来我就天生体质异于常人的!啊~!不要再弄了~!先吃饭去吧~!等下你想怎么弄都依你了~!」
说到这,杨东才感到肚子是有点饿了,这才又揉了两下妈妈阴核,狠声说道:
「等我酒足饭饱了,再干你这欠操的淫货!什么第一美人,不是一样任我骑!」妈妈淫声回道:「好人,知道你利害了,等你吃饱了,有力道了,我一定用小穴穴好好招待你,到时你有多大能耐就使多大,不要是你干坏了我的小淫穴,你叔叔以后就没得玩了。」
杨东听了哈哈大笑:「叔叔知道我这么辛苦来这里帮他慰劳他那欠操的夫人,一定感激不尽,哈~哈~哈!」
说完便一脚踩在妈妈嫩穴处,不断的用鞋底使劲踩磨着妈妈那正流水精水的小穴,妈妈惨叫了一声,从下身处的剧痛传到了全身,不由自主的弓起上身猛挺双乳,乳白色的奶子马上从高耸的双乳处射出,接着杨东又狠踩了几下,痛得妈妈晕了过去,但双乳还是不停的随着妈妈呼吸时起伏流出奶水。杨东嘿淫笑了几声,不顾妈妈便直步出去了。
妈妈过了好阵子才醒了,不见杨东在这里,连忙清理下身和全身那些分不清是汗不,淫水,奶水的混合物,当看到自己的小穴的嫩肉被杨东踩得红肿,不由心里骂道:「臭小子真是的,奸淫了人家,还不尽兴,差点踩烂了人家的小穴,好在没事,不然以后就没得玩了。」想着想着,一想到刚才杨东奸淫自己时的场景,子宫内又不自主的流出了淫水。妈妈怕杨东久等了,连忙清理完后披上了一件轻纱,这是我为晚餐专门为妈妈准备的衣服。
我吩咐下人把饭菜送进了妈妈卧室,便支开所有的下人,想着在饭桌上用餐时如何与杨东一起奸淫玩弄这个号称「第一美女」的妈妈妈妈一身轻纱,简直就象没穿衣服一样,轻纱虽然是红绸子做,不透明的,样式是特制的,轻纱低胸围着前胸,并没什栾勾带之类的东西挂在肩上,全由凸的两个乳头托住就要脱下的胸衣,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
整个肩部和上半胸雪白的肌肤让人直吞口水,深深的乳沟、露出上半部的乳房和高高叮起的乳头无一不让人手痒,背部也只是绑了条很细的拉带拉合由轻纱做成的胸衣,接下来的轻纱是窄体的,一直从前胸包着蜂腰、迷人下体和性感的大屁股,突出下阴把整个阴部高高托起,和胸前两点形成三角地带,后面上翘起的大屁股,让人见了恨不得马上把妈妈压在身上,一边从屁股后方插入她的小淫穴,一边大力的拍打那可爱的雪股。
当妈妈移步进入卧房时,杨东都看呆了,妈妈美目流光,脸上焉红一笑:
「让你们久等了,你们看我这身打扮还可以吧。」我和杨东不约而同的连点头,妈妈见二人这副猪哥像,不由掩嘴轻笑,顾作小女儿神态,两人更是心痒,顾不得桌上的美食美酒,忙叫安排妈妈坐下。妈妈只见两人中间只有一个位置,离两人都很近,随时都可左拥右抱的,知道是两人商量安排好的,也不揭穿,张开美腿便坐。
这时杨东在妈妈的右边,我在左边,我顾意问:「妈妈,让我们好等,怎栾洗澡都这栾久呀,是不是特别洗得香香白白的好招待杨哥呀?!哈哈!」妈妈粉红微红,嘴角含春地说:「你真不正经,我是不小心让一条大蛇给咬了,你都不来帮忙,害得人家被那条大蛇咬得死去活来的!」说完美目轻瞟了一下杨东,杨东不由心里一蕩,心想:「你这个小淫妇,还不满足,还没开始吃饭就开始勾引我们,等下你就你真的死去活来。」我嘻嘻的笑:「妈妈真是可怜,让大蛇咬到那了?是不是这里,好象比以前肿多了!」
说着用手一指妈妈的左乳,「杨哥,你医术高明,不仿帮我妈妈瞧瞧严不严重。」
杨东见状附声道:「兄弟有令,我那敢不从!」也不等妈妈是否愿意,两手分别握住妈妈的双乳,虽然靠着轻纱,但还是让妈妈感到从乳房传来阵阵淫意。妈妈连忙娇声道:「不要呀~!啊~!不要!」我在一旁看得兴起,从妈妈的背后,连忙把拉链给解开了,边对妈妈淫笑:
「婶婶还是要小心,万一蛇有毒就不好了,还是解开衣服让杨哥检查一下吧,随便也叫杨哥来吸出蛇毒!」
妈妈本来用手阻止我的动作,但已经迟了,杨东已经解开了前胸衣,两只大玉兔跳了出来,两棵比葡萄还大的红色的乳头分外显眼,杨东看呆了,忘了下步动作。而我这时把妈妈的身体靠向自己,两手从妈妈的腋下伸出,分别用力握住妈妈那巨大的乳体,嘿嘿直笑:「杨哥,快看看,蛇毒~!」然后用力一挤,乳头溢出了奶水,顺着铜钱般大小的红色的乳晕打转,一滴一滴往下流。
杨东还没等妈妈有什栾反应,张嘴就轮流吸食从鲜红乳头流出的乳水,清香甘甜的乳水顿时飘溢整个房子。
妈妈这时才在我不断用力挤压巨乳和乳头被杨东轮流吸吮的剌激下发出了阵阵呻吟:「啊……!啊……!不要吸了!儿子用力点!啊……!停~!啊……!啊!你别咬呀~!啊!用力点吸!」
妈妈的双乳在两人不断的玩弄下迅速胀起来,妈妈只感到双乳肿胀难受,不停的挺动双乳,恨不得把两乳都塞进让杨东的嘴里让他好好享用。
妈妈这时回过头来亲吻了一下我,淫声道:「儿子~!你小点劲!别捏坏了妈妈的奶子!啊……!用力点……!亲吻我~!嗯~!嗯~!」我吻吸着妈妈的香唇,源源不断的吸食着妈妈的香液,我也开始不断吐出口液,让妈妈吸食,两人相互交换着香液。我的两手都没停,把双乳交给了杨东,于是杨东大肆的辱弄得妈妈的双乳,两个硕大无比的香乳留下了许多手指痕和指甲印。乳头溢出的奶水,杨东倒是一点都不浪费,添得乾乾净净,两棵红葡萄已经变得长尖的,足有手指头这栾大了,好象红艳艳的草莓,上面不时滴上牛奶一样,而因?乳房的胀大,乳晕周围出来了不少乳孔,不时渗出乳白的乳水,杨东马上就用牙咬上去,用嘴清理乾净。我松开的双手把下身的围纱撕去,才发现妈妈根本没穿内裤,下身早已淫水泛滥,流得两腿都是,这也怪不得,根本妈妈的身体就是非常感性的,十分容易性高潮。
妈妈一边挺乳给杨东享用,一边眼带眉光对我淫声说:「好儿子!啊~!我下面好痒呀!一定是刚才洗浴时让大蛇给咬到了~!啊……!你不要用手挖人家的小穴了~!啊!快来~!快用你的大肉棒为妈妈检查检查吧……!啊~!」我嘿嘿一笑:「妈妈~!还是让杨哥帮你吧!他有条比浴室里还要大的大蛇哦~!哈哈哈」
「……!去~!去你的~!啊~!快点~!我又流了好多水了!」妈妈不断扭着下身,摆着屁股去贴着我的下身,好让我从身后插她的小美穴。
可我并不理会妈妈,把妈妈抱向自己的怀中,双手分别握着妈妈的双脚成V字型,这样妈妈便可非常清楚的看到自己正冒着淫水的粉穴,正在一张一合的向外排出淫水。
杨东已经放开妈妈的双乳,开始慢慢的除去全身的衣服,露出了健美的身材,那条大肉棒很奇特,龟头很大,这样的龟头边缘来回在小穴抽动时,会让女人非常受用。
我看到妈妈见了杨东大肉棒后的直吞口水的样子,十分兴奋,把妈妈的双腿张成了一字型,只见妈妈的小穴依然在一张一合的排淫水,没有因?大腿大张而阴穴露出小洞,证明妈妈的穴户保养得非常好,非常有弹性。
这时妈妈已经美目微闭,娇声连哼~!准备享受大肉棒的抽插了。我看到妈妈的淫像,向杨东打了个眼色,只见杨东挺着吓人的大肉棒,足有一尺来长,那龟头比拳手还大,表面非常粗糙,生满了一个个肉疙瘩,我知道这是因为他经常去嫖妓染上了性病的后遗症,有点犹疑了一下,是否还让他插妈妈的小穴,要是让妈妈生病了,自己就要有段时间玩不了她了。我并不知道杨东已经在浴室插过了妈妈的小穴,只道是妈妈至多是让杨东偷看洗澡或手淫罢了,因为妈妈知道杨东会去偷看的,有意要手淫给他偷看的。
而杨东在浴室插完了妈妈的小穴后,故意没向我说起,他心里有数,自己身上带有性病,要提早让他知道了,就不会再有机会干我妈妈了,现在妈妈已经性起,不管如何都不会拒绝自己的。但我并没揭穿杨东,因为家里实在没有钱还给人家。
杨东挺着大肉棒不时的在妈妈的外阴磨转着,就是不进去,妈妈被磨得下身乱挺,想自己把杨东的大龟头纳入阴穴内,可杨东有意不插她,把肉棒退了回来,妈妈被整得娇喘连连:「啊~!好哥哥~!快……!快进来呀!人家快痒死了」我在妈妈的耳朵轻咬:「妈妈!你睁开眼瞧瞧~!好根大蛇要吃人了~!」妈妈闻声睁开美目,眉眼含水的看着杨东正用那根吓人的大肉棒磨着自己的外阴,就是不插进去,上去沾满了自己阴道里流出的流液,那根大肉棒上布满了肉疙瘩,非常恐怖,与小舟的粗黑鸡巴有怕不同的是,那些肉疙瘩是肉红色的,不是阳具上那种红黑色的,非常恶心,妈妈吃了一惊,刚才在浴室被杨东插穴时没注意看仔细,现在烛光比较足,看到清清楚楚,那大龟头不时上下左右跳动,比蛇还要恐怖。
妈妈已经有点怀疑杨东有性病了,惊声问:「,你……!你……!啊……!别磨了……!快点拿开你的大蛇……!我不要了~!啊……!你是不是有性病呀……!啊~!别插进来呀~!啊~!好爽~!」杨东突然把大龟头猛插了进去,只见妈妈的小阴唇被大龟头分开,阴肉紧紧包住着龟头上的肉疙瘩,淫水也从肉棒四周溅出,喷在肉棒的肉疙瘩上,顺着妈妈的股沟一滴滴的流在地上。
这时我见妈妈发现了,怕会出什栾事故,就把对杨东打了个眼色,叫他别急!温柔地对妈妈说:「妈妈!不要怕!杨哥不是故意的!只是对妈妈的美貌情不止禁!你都让他的大肉棒磨了这栾久了,这样的接触,已能可以染上了。
再说了,杨哥的性病已经好了,那肉疙瘩只是留下的疤痕,不会有危险的,杨哥你说是不是呀~!?「又对杨东连打眼色。
哪知杨东马上凶狠的说:「你听着,你儿子欠了8万块钱说好了拿你抵债……!你怕也没用……!我就是有性病的,这就是性病留下的肉疙瘩,你不答应也不行,不过肉疙瘩操你会很爽的,估计杨东为了干这个貌美倾城的妈妈,也顾不得这样多了。
妈妈半信半疑的娇声反问道:「我知道会很爽呀!可你为什么不事先说你有过性病呢~!这样人家只可以让你带上套来干人家嘛!」我连忙要去取,可被杨哥叫住了:「不用,就不用。带上那个没真刀真枪干的爽……!我还想我的宝贝射入你的子宫里呢……!那感觉太爽了……!啊……!,你别弄人家小豆豆嘛……!现在它归杨东啦……!啊……!好啦……!好啦……!人家让你挤奶总行了吧……!」
此时我嘿嘿淫笑着伸出了双手,分别握住妈妈的双巨乳,拇指和食指X住两棵大红葡萄,开始搓X起来,立刻妈妈的双乳乳水直冒,妈妈被X得浑身乱颤,红着粉脸,把脚张成几乎一字型,左手用手指把小穴的已经外露的大阴唇搓开,粉红的小阴唇和红肿突起的阴核在淫水浸泡下,闪闪发亮,妈妈顺势把屁股一,把嫩穴突出,淫声:「哥哥……!快来呀,用你的大鸡巴抽我吧~!我的小咪咪流了好多水哦……!啊……!你不要只会磨嘛……!快插我呀……!啊……!又流水了……!」
杨东淫笑道:「你这个欠干的小淫妇……!要道爷我干你……!就睁开眼仔细看着,看我怎栾入你的小淫穴……!」
而这时妈妈的右手又按在自己的阴核上不停的按捏,小穴处已经哗哗的往处流出淫水,一双美目睁大秋波叮着自己的小穴,在小穴的小阴唇处杨东的巨枪不停画圈的磨着,不时把龟头在小阴唇处挤进挤出,但没有插入深处,妈妈张嘴不停的添着小红唇:「啊~!我看到了……!啊……!好大的好恐怖的肉棒呀……!快操我……!这下我惨了……!一定会操破阴穴……!哥哥~!啊~!你可要轻点……!人家可什栾都给你了……!啊……!爽~爽~爽~!啊……!啊……!啊……!」
杨东把肉棒往回移一点,只听到「滋」的一声响,肉棒大力的操入了妈妈的小淫穴,布满肉疙瘩的大肉棒,突破妈妈那极度张开的双腿,越过已翻开的大阴唇,巨大的龟头先强行拨开小阴唇对美穴最后防线……!
淫水从紧密包着肉棒的阴肉处四喷而出,大蛇长驱直入,瞬间略入妈妈的阴道,穿过了妈妈的子宫胫,到达子宫,然后杨东马上把大龟头往回拉,龟头的边缘正好被妈妈的子宫胫挂住,从子宫处传来的快感让妈妈整茪H馅了高潮,精巢呼呼的排出阴精!淋在杨东的大龟头上,杨东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大龟头越发膨胀了……!
妈妈这才感到下身十分冲实!「哥哥啊~~~!我死了~~~丢了~~~啊~~!你的大龟头胀死我了~~~!啊~~~!」因为来自妈妈子宫深处的剌激太大了,妈妈竞乐晕过去了~~!我连忙用嘴给妈妈渡气!妈妈才缓过神了~~!全身软绵绵的依在小舟的怀里,美目微闭,娇喘嘻嘻:「太爽了~~!魂都丢了~~!哥哥~~!真对不起~~!刚才吓着你了~~!没让你尽兴!现在我由你们俩个随便玩吧~~~!」杨东看着妈妈即可爱又淫蕩的神情,附身去亲吻她,妈妈热烈的回吻,两人又是咬又是吸的,香液回来吮吸!杨东真没想到妈妈不止淫水多,奶水多,口水也多,毫不客气的吸食着妈妈的香液,而杨东的也同时开始抽动大内棒,在妈妈的美穴内大进大出,妈妈因子宫被进出的大龟头刮得又痛又痒~!被杨东亲吻着的小嘴不断呜~呜~直叫~!我也分不清妈妈是痛苦还是太爽了~~!每次杨东的大鸡巴进出,妈妈都挺起下身用子宫去不断磨擦杨东的大龟头,挺起双乳让自己不停的大力挤拧,奶水顺着滑美的小腹流到了小穴,和汗水、淫水、阴精混在一起流了一地。
杨东的大肉棒上的肉疙瘩因?磨擦的原因,越发突起,就象肉棒上镶了门钉一样。而妈妈小阴穴上的嫩肉毫不偎惧,依然紧紧的包住它,随它进进出出,让人看起来,恨不得把妈妈的小穴捣烂。妈妈在杨东大力的抽插下,已经又临近高潮,两乳的乳水直喷!
淫词乱语从美艳的妈妈红唇传,传满了整个院子:「死了~~!好人~~~!我又要丢了~~!不要~~!啊~!不要停~~!再大力点~~~!把我的子宫干烂好了~~!啊~~~!就是那~~~!啊~!对了~!哥哥~~!就是干那里~~~!啊~~!插穿了~~~!呜~~~!呜~~~!……!用力点……!捏暴我的奶子了……!啊……!又流水了……!呜……!呜……!你们干死我了……!啊……!啊……!」呼呼的声音又从妈妈的子宫内传出,我知道妈妈又达到了高潮了!自己的肉棒也胀得太难受了!。
我用力的挤着妈妈的双乳:「小淫妇!你爽了吧?我肉棒胀得太难受了~~!现在该流到我上场了~!」
妈妈挺着双乳让我挤,淫声娇喘的道:「哥哥真的很利害呀,干得人家淫水横流~~~!不能冷落了他呀~~!啊~~~!哥哥你别停下来呀,继续干我~!啊~!爽~~!小~~!啊~!你再等等我好了~~!啊~~!小祖宗!不要生气~~~!啊~~!我让你们俩同时干我好了~!啊~!」杨东这才抽出大肉棒,站在一旁:「阿姨~!你真是淫哦~~!一个人干你还兼不够,还要两个一起来才能满足呀~!哈哈!说吧想我们怎栾干你~!」妈妈才了个媚眼给杨东:「你坏死了~!我不来了~!你们一个捏得人家的奶子都肿起来了,一个把人家的小穴都快操烂了~!现在还想合起伙了欺负我啊!~」
我故意对杨东叹道:「杨哥,你是把我妈妈的小穴操得太猛了点,既然妈妈不愿意,这样吧,今晚就到这里~!我们让妈妈休息吧~!」杨东立即会意:「言之有理!阿姨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也该早睡了,明天我回家了!」
这下妈妈急了,马上投怀送抱给杨东,不断的用双乳在杨东的胸前磨擦。
「哥哥……!你别走嘛,才把人家搞心思思,就不理人家了!真是没良心~!」杨东随手捏了一把妈妈的雪乳,手撩起正妈妈的下齶,看着正羞红着脸撒姣的妈妈,不禁?她的美态心动,张嘴就亲吻着她,妈妈立即热忱吐出小香舌,任由杨东吸吮。杨东花了不长时间就把妈妈吻得心痒痒:「哥哥~!人家下面又流水了~!你快点想办法呀~!」
妈妈淫声刚落,我已经从妈妈的后面扶着粗黑的大肉棒,在敲打妈妈的雪股,妈妈知道我要从背后插入她的小穴,便离开杨东的怀抱,回吻了一下我:「小祖宗~!还是你疼妈妈~!知道妈妈需要这个!」妈妈背对我半弓下腰,把屁股翘起来,整个小穴便出现在小舟面前,小阴唇因?刚才的抽插兴奋冲血的原因,已经把外翻,肥大的外阴唇把小穴挤在两腿间形成一条长长的细缝,淫水从中间那条细缝处不断溢出,旁边的阴毛沾着淫露闪闪发亮,美腿的内侧一直有淫水顺着流到地面湿了一大片。
我扶着大鸡巴,用那硬如铁般的大龟头不停的研磨妈妈那条细缝,不时轻点敲打着阴穴缝隙前方那高傲突起的阴核,妈妈不时摆动雪股,好让我方便剌入她的小穴,可我并没有马上插入,只是一手按在妈妈的雪股上,不断抚摸,一手扶着巨棒前后研磨着妈妈的小穴。
「啊~!要死了~!小祖宗!啊!你还不快插进来……!」妈妈一边用手去拉我的大鸡巴,一边别一只手不停的套弄杨东的大肉棒,样子非常的淫贱……!
「你们快呀……!啊……!快一起操我呀……!玩死我好了~!呜……!」妈妈因此口中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杨东见状又忍不住冲动将肉疙瘩暴出的淫肉棒没入妈妈的小淫嘴中,先是上下左右延着口腔壁绕圈子,再慢慢将肉冠送入喉头深处,一进一出越来越加快抽送的速度。有时完全抽出以肉棒拍打着妈妈娇嫩的脸蛋,有时突然快速地将整根的肉棒插入妈妈的喉头深处,揽着她的头连续抽着黄蓉的小淫嘴,整根的深入喉交有时比入肉穴还要爽;最刺激的是杨东边抽着她边淫蕩的断续呻吟着,这种淫声是最能刺激性欲的神经。
我也没在一旁閑着,先是双手扶握着妈妈那双美丰乳,轻捏着大乳头,粗黑的大肉棒开始大力的抽插运动,每次都大力插到底,龟头深入妈妈的精巢,研磨几下,又猛的连根抽出,巨大的龟头退到子宫口时,龟头把阴道那些阻着了龟头突出边缘的软肉都带翻出来了,又随着大棒的每次大力深深的插入又陷带进去了,真怕小舟那粗野的动作把妈妈的子宫都拉出来。
妈妈因为嘴里还含着杨东那另人恶心长满肉疙瘩的鸡巴,对于下身处传来的深层的剌激,嘴里不断的发到呜呜声音,大概是爽到了极点,杨东不断前后左右的摆动雪股,好让子宫内的各方位都能让我的大龟头抽打到,小腹内不时有妈妈「呼呼」丢精声音,还有我插穴时的「滋滋」声。
随着杨东用双手按头妈妈的头部,用布满肉疙瘩的大鸡巴大力在妈妈的小嘴进进出出。我也不甘示弱,双手按住妈妈的美股飞快的抽插起妈妈的小淫穴!这时的妈妈两眼直翻,全身摇摇欲垂,小腹剧烈的收缩,全身抽噎,胸前的双乳竞在无人搓揉的情况下乳水飞溅,这个突如奇来的高潮让妈妈乐翻了天,啊了几声就晕了过去。
我感到妈妈的小穴剧烈的收缩,其强度是以前所没遇到过的,于时淫心大起,也不管妈妈的死活,继续抽插着妈妈直冒淫水和阴精的小穴。而杨东为了不让妈妈倒下,按着妈妈头部的双手改由从背部腋下分别握住正流奶水的巨乳,这下杨东又可抓奶又可用抽动鸡巴让妈妈口交,还可借力到双乳,不让她晕倒下。可怜的妈妈高潮诂起,全身雪白的肌肤泛红,晕迷时不知道丢了次多少阴精,出了多少淫汗,流了多少淫水,溢出了多少奶水,总之满地都是妈妈身上流出的混合物,异香满屋。
当妈妈醒来时,看到自己已经躺在一张卧床上,杨东见妈妈醒来,握住她的一个美乳,轻轻揉着:「小蕩妇~!怎栾样~!被两个男人一起玩,爽到极点了吧~!嘿嘿~!」
妈妈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回复了媚态~!风情万种的挺了下美乳:「哥哥~!
你好坏哦……!现在还想玩~!哇~!你还没射精呀~!啊~!~!你别弄我下边……!我又来水了……!啊!!!「
杨东淫笑道:「小心肝!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射到你子宫里,不但让你丈夫戴绿帽,还要把你的肚子搞大……!哈哈」说完便将妈妈其中一个美乳以口含住泰半深啜着,一手揉搓着另一个,一手则将指头伸入妈妈的小嘴探索着那润湿的美舌头。
在一双美乳都吸含过后,双手尽我可能的b弄着那一对美绝的淫乳,嘴则凑上妈妈的小嘴亲吻着性感的双唇,再以舌尖勾出她的美舌深深的吸吮着直到根部,以舌头绕行妈妈的丰润小嘴内部做一次完美的巡礼,享受她美味的香涎。而又再度深啜着她湿润的淫舌肉,如此反覆的啜吮数十次,真想将妈妈的淫舌肉食入口中。
在此同时妈妈那肥美的两片阴唇正由于我拨开双腿而慢慢显露出来。我先是舔着妈妈的杂乱淫毛,再以嘴亲吻肥美的两片淫唇肉,先是贪婪地吸吮着,然后再用舌尖拨开两片淫肉而露出黑森林的入口处;我熟练地溽湿美穴的入口肉芽,再以舌尖寻找阴核以门牙轻咬后又深吸了一会,又将舌头整根植入妈妈的淫肉穴拚命地钻探。最后我双手握紧妈妈美腿的根部头部快速的振蕩以舌尖吸着妈妈肥美的淫穴,并不时发出啜饮声享受那最甜美的蜜汁。
我表示他也要抽一抽妈妈的小淫嘴,于是杨东便舍不得地多抽弄了几下后转战后方。杨东发现妈妈的后庭似乎是不经常用的地方,以中指戳入菊花蕾的结果果然很紧,这使杨东又宴生莫名的冲动;二话不说武连忙移动身子使嘴能贴近妈妈的后庭花,稍微一舔的结果杨东尝到了一股无名的淫香刺激着嗅觉与味觉,杨东更是将舌根完全挤入那淫美的菊花蕾之中,享受着难得的美味。抽送之际只听得妈妈淫蕩地发出呻吟声;待杨东的唾液完全湿润的后庭花后趁着肉棒留着妈妈未乾的香涎,将肉冠对准菊花蕾一寸寸地深入,杨东便狠狠地抽插着妈妈的淫后穴,而进出间紧缩的膣肉更令杨东将肉棒通条插入,直到杨东的肉棒完全没入她的淫后穴后因而宴生更大的快慰!
杨东想现在妈妈全身唯一稍有感觉的地方只有阴道内的性感点了;我见杨东已开始玩妈妈的后庭了,也不甘示弱地将我的巨阳物插入妈妈的肥穴中,于是两根肉棒在紧隔一层薄膜的地方死命地抽插着,而加上彼此肉棒的摩擦宴生极大的快感。
在此同时妈妈的呻吟声愈来愈大声:「呜……!操死我了……!你们两个……!太会干了……!把人家身上的洞都干完~!啊……!我又丢了……!啊快快!~快点!!再深点!啊……!对~!用力戳我的花蕊……!喔……!爽……!啊……!哥哥……大力点……!!啊……!你不要只会干我屁眼呀……!啊……!你快握……握住人家的淫乳……!对……!用力点……!用力挤……!我的淫乳好胀好大呀……!喔……!奶水好多哦……!啊……!你看……!喔……!又挤出来了……!好舒服……!好爽……!啊……!啊……!」我看到妈妈的淫态,一股爽意从命根子处升到后脑:「妈妈……!我好爽呀!
我快射了……!啊……!「我发疯似的挺动巨棒,深入妈妈的精巢!
「小祖宗……!你太会干了……!啊……!不要……!不要射到子宫里……!啊……!今天是危险区……!啊!!」妈妈连忙把我推出……!
我刚拨到巨棒,便「呼」「呼」的直播射在妈妈的双乳上了……!妈妈双手不断的在双乳上抹着小我的精水,不时把沾着精水的纤手放到红唇小嘴里吸吮……!嘴里不断「啊」「嗯」「喔」的呻吟着……!
杨东见状就把巨棒从妈妈的屁眼拨出,插入了直流淫水的小穴,又开始前后运动抽插起来,不断的用大龟头直捣妈妈的子宫深处,目标直接精巢……!妈妈知道他想在那射精!回头对杨东娇笑道:「哥哥……!别急……!啊……!别抽这栾深……!嗯……!啊!!!人家答应过你,啊……!让你射在子宫里的!啊……!大力点……!啊……!就是那了……!啊……!你磨到人家的花蕊了……!啊……!丢了……!我又丢……!」
在的妈妈阴精浇淋下,杨东再也忍不住了,挺起长满肉疙瘩粗长的肉棒,抵住了妈妈的花蕊,想剌入在里面射精……!这时妈妈知道危险要来了……!可刚才泄身时已经全身有气无力了,只好把花蕊向后移回一点,以?可以躲过杨东的大龟头,只让它在子宫内射精,以便事后容易清理出来,不易生下无法向丈夫交待的野种:「哥哥……!啊!你好坏呀……!都说让你在子宫射了……!你~啊……!太得寸进尺了……!啊~!」
杨东也不甘失败,双手住妈妈的双美腿,压向的妈妈胸前,胸前两乳已经被双腿压得变形……!因?这个姿势是非常容易把肉棒剌入花蕊的,妈妈再也无法移位了……!杨东淫笑两声,抽起大肉棒开始大起大落的抽插妈妈的淫穴,淫水不断的从美穴上涌出,经美嫩雪白的小腹流向双乳。妈妈惊呼:「不要呀……!哥哥~!啊……!不要这样呀……!我真是危险期,啊……!」杨东不答理妈妈,就是不停的用龟头在花蕊上研磨,搞得妈妈一会儿时间就连丢了两次阴精,媚眼如丝~!全身抽噎,嘴里不断的呻吟:「好哥哥……!啊……!不要停……!喔……!大力点插死我……!啊……!我不管了……!你快……!啊……!
快插到我的花蕊内……!我又快丢了`……!我们一起丢吧……啊……!「我在一旁看到妈妈这样的淫态,心里十分妒嫉,刚才死活不肯让自己射在子宫里,现在不止让杨东射在子宫里,还让他直接射精到精巢花蕊内~!看到那长满肉疙瘩的肉棒就恶心,也不知道性病好了没有,就让他射到自己的精巢里!女人要是淫蕩起来,什栾髒呀、贱呀都不管了,只要快活。
杨东突然抱急妈妈,下身紧贴妈妈的下身,巨大的龟头已经穿入妈妈的精巢花蕊内,那长满肉疙瘩的龟头在花蕊内边研磨边从马眼处「呼」「呼」的一连串射出有力的子弹,妈妈全身僵硬,股挺胸,因?子宫内淫水流不出而微涨起的小腹不断的强烈收缩:「啊……!爽……!爽……!好爽……啊~!哥哥……!
你终于射到人家的花蕊里了……!啊……!你射得好多、好烫哦……!爽死我了……!啊!!!「
杨东不停的喘气,肉棒不停的抽噎射出精液与妈妈花蕊丢出的阴精混在了一起:「小淫妇!你的真他妈的淫,连花蕊也会咬人……!干死你……!」说完还把已经射完精,但还在冲血勃起的大肉棒连插了几下的妈妈花蕊,才满意的不舍的拨出有点软了的鸡巴。
妈妈主动的凑上前那用性感的小红嘴为杨东清理大鸡巴上沾着的淫液、阴精、阳精的混合物。爽的杨东嘿嘿真笑,大夸妈妈不但美貌,连肉体也是天下无双,床上功夫更是没有女人可与之相拼美。妈妈更卖力的表现了……!因?她蹲着为杨东吸鸡巴,张开的小穴这时才象开了闸的水龙头,哗哗的流出透明的淫水,不时还夹带着乳白的阴精或阳精,流了一整床,正个房间里都冲满了淫秽的气氛,经过我和杨东两人努力的奸淫下,妈妈在连连诂起的性高潮中显得更妖艳动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