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集 青州篇 上  第一章 初定奇谋

时间:2018-01-13 血红色的太阳落在西边山岭的后面去了,余辉却把山顶上那原本墨色、绛色和灰色的云朵突然变成五光十色的晚霞。天地间红彤彤的一片,十分的壮美。
  通往帝国东南部行政中心青州的官道平整宽阔,铺着明亮的砖石,马蹄踏上去发出十分清脆的敲击声,可见法斯特帝国为了修筑这一条官道一定是花费很多的心思,由此也可以看出帝国对于东南部地区的重视。一旦发生战争,军队的运送和后勤的保障都是需要通畅的道路,因为只有无阻碍的运输系统,才能保证一场战争的胜利完成。
  斜阳西下,一支步骑参杂的队伍悠悠闲闲地走在官道上,由于队形拉得很开,倒也显得整个队伍颇具规模。只是从士兵的行军动作来看,浑然没有法斯特正规军那般的气势和纪律性。
  这样的一支队伍自然会引得道旁田地中一些农夫的猜疑,这到底是什么来路的队伍,怎么会看起来比他们所见到的都市警备队还要没有纪律?
  「老乡,这是哪里来的队伍啊?怎么看起来一点军队的样子都没有?」
  一个面相朴实的旅客望着队伍好奇的向路边的一位农夫打听起来。听到这样的问话,正在埋头工作的农夫抬起头来,谦和地一笑,答道:「这位客人,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听我那在城里做事的小儿子说,他们从艾司尼亚来的军队,据说是要去青州剿匪。」
  「去青州剿匪?……」
  旅客的眼神微微一动,沉吟道:「中军的旗子好像是飞龙旗……难道说……」他的声音一顿,连忙向农夫道谢后,撒腿快步离去。
  「大人,前面便是洛美城!」
  高高飞扬的飞龙旗下,自出发后就从后军被叫到中军的索沖一扬手中的马鞭,指着远处有些灰濛濛的一个城池的轮廓。
  「噢,」叶天龙的精神一振,顺着马鞭所指的方向望去,「那就是被称为帝国五大旅游胜地的洛美吗?」
  「旅游!?」
  索沖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然后不自然地笑了笑,接着说道:「这是艾司尼亚南部的第一大城市,也算是艾司尼亚的南部门户。洛美的周围都是高低起伏的山林地带,而它又是坐落于半山的高地上,非常不利于大军的行动……」
  「你说说洛美的风景吧!」叶天龙打断了索沖想要继续发挥他对法斯特帝国地形的知识,兴致勃勃地说道,「听说这个地方有一湖两山,景色非常美丽!」
  索沖苦笑一声,点点头,同时心中暗暗歎息,自己的主将好像根本没有一点出征参战的觉悟,自从出了艾司尼亚之后,他就让军队放慢了脚步,缓缓前进,现在看到洛美的时候,居然还会想到游玩的风景?而跟在他们身边的中军将士听到这样的对话,也是面面相觑,心中大犯嘀咕。
  索沖还没有来得及答话,数骑人影从前面疾驰而来,是前锋派出的探马前来回报了。
  「前方有洛美城主亲自出城相迎!」
  叶天龙听罢哈哈一笑,回头大喝一声,道:「我们走!」当下率先一马冲出,随从诸将连忙加鞭跟上。
  驰出不远,但见灯火通明处有重重的房舍,是一家佔地极广的客栈。客栈前面早已有大批的兵丁两边站立,高举手中的火把,中间是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正和身边的左岛近低声交谈着,显然他便是洛美的城主宁科,在他们的身右是身材明显高出一头的范铜。
  从马上一跃而下,叶天龙拱手朗声说道:「有劳大人远迎!」
  宁科含笑迎上前来,施礼后答道:「叶大人一路辛苦了!」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答话,宁科身后那些大小官员也一齐涌过来见礼。
  「此处是专供来往的达官贵人歇脚,叶大人如果不嫌弃的话,请暂时在此歇息一晚。」等到叶天龙和诸位官员见过之后,宁科举手示意。
  叶天龙点头致谢,转头对身后的索沖说道:「传令下去,就在这里扎营!你起安排一下吧!」
  索沖领命策马而去,叶天龙则在宁科的陪同下,前呼后拥地进入客房。在他的后面,数辆黑色的大型长程轻车在数十个姿色秀丽的女亲卫的护卫下也轻巧地驰进了客栈的大院。
  这些女亲卫人人英姿勃发,大都是跟随于凤舞征战多年的金凤卫,她们一式青色长帕包头,半掩口鼻的绣花面纱,青绿色窄袖战衣,同色长裤,鹿皮製的中筒战靴,小蛮腰处一条粉紫色的鸾带将她们健美诱人的身材束得越发醒目,马背上有一个鼓鼓囊囊的百宝长囊,里面是战阵时的用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们自然不想在平日里就披甲带盔,一副肃杀冷冽之像,所以在没有真正进入战争状态之时,金凤卫们还是穿着比较轻鬆的装束。
  她们的腰间都挂着宝剑,外罩一件暗红色的披风,迎风飘动,真是要多英武就有多英武!自有好事者认出这些女人的身份,不禁暗自猜测车中的人物,想来那名震大陆的美女战神于凤舞一定是其中之一,只是不知道其他的车里还有什么样的人物?但他们也只能想想而已,根本无法接近这里半步,此地内外戒备森严,就连客栈的服务生也不能越雷池半步。
  一阵忙乱,大军在客栈附近安下营地。叶天龙他们也梳洗完毕,虽然宁科他们极想见识一下美女战神的风采,只是于凤舞既然已嫁为人妻,自然是拒会外人,让他们徒呼奈何,只有怏怏告退。
  当下安顿已毕,待众将士都洗漱用膳之后,叶天龙突然发出了秘密召见令,将所有的将领全部召集到一起。接到命令的将领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因为在出发之后,他们曾经多次提议举行军事会议,讨论行动计划,却都被叶天龙以各种借口拒绝,而且他还带头让大家放鬆心情,以一种游山玩水的姿态来行军。
  客栈后进的一间大客房,临时被改为会议室,当看到负责警卫的居然是于凤舞身边的那些金凤卫,所有的将领不禁为之一振,知道今天的会议一定不简单,心中顿时升起一股豪气。
  出乎意料,于凤舞本人并没有出席,只有叶天龙一个人坐在主位上,身后是两个美得让人屏息的女人,但所有的将领都知道,这两个美女却不是看看而已,论到身手武技,在座的没有一个人敢夸口说可以胜过她们。她们自然是寸步不离叶天龙的玉珠和辛西雅。
  看到大家坐定之后,叶天龙开门见山,沉声说道:「先说两个坏消息!一个是夏赫大人的军队被张烈的天河新军阻在青州一线,无法打开局面;另外一个是,临河地区聚集了三万的盗贼军团,据说是以火娘子为首的五个盗贼团的联军。」
  众将领顿时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这两个消息意味着什么?夏赫的军队被挡在青州一线,这便说明天河新军中大有能人在,居然可以阻挡住夏赫的十万军队!而三万的盗贼军团一齐聚集在临河地区,则证明了他们是冲自己这支队伍来的。想到本方只有区区数千兵马,其中还有三千的预备兵,要对上三万彪悍狂野、杀戮成性的盗贼兵,后果就是用脚趾头想也可以知道。
  「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军队?」
  所有的将领心中不约而同地升起这样一个念头,没有想到在短短的几个月里,青州的叛军已经发展到让人惊讶的程度。而军部传过来的情报中为什么没有说到这些问题?而且从这样的行动来看,盗贼军团一定和张烈的天河新军达成什么协定了,才会这么有默契的分头行事。
  「从这里过去,下一站就是阳城关,南方军团有一个军进驻到这里,截断了盗贼军团进击的路线。但他们的使命是守备,并不出击迎敌,所以大家不要指望南方军团的援军。」
  叶天龙示意玉珠将一份地形图铺在桌子上,然后指点着继续说道:「如果说我们这三千预备兵一出阳城关,一定会被等候在临河地区的盗贼军团吃掉。他们显然是得到确切的情报,知道我们要出阳城关,走临河一线。」
  「那我们向陛下请求增援吧?」迟显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就凭现在的队伍是根本无法和盗贼军团抗衡的。」
  「已经没有军队可以派了!」叶天龙缓缓地摇头,「因为陛下决定要对武安用兵了,大部分的军队都调往那边了,所以青州的叛乱就全部交给我来处理。南方军团仅仅是负责把住出青州的两个关隘,封锁叛军进攻的路线,不让叛乱蔓延到法斯特其他的地区。其他几个军团也有守卫边界的任务,根本无法再抽调多少人马出来给我们的。」
  「那我们就这样倒青州去,还不是去送死吗?」
  说话的是东督府的随军参将董国,一个平民出身的军官,因为没有受到过多少的教育,是在步伍中成长起来的一员宿将,所以很受贵族军官的排挤。
  「兵贵神速,我们当初一出艾司尼亚,就要火速进击青州,在叛军还没有来得及集结的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庆计悻悻地说道,众人也知道他对叶天龙一路上游山玩水式的行军有很大的不满,其实这也是大家心里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话。
  叶天龙一拍桌子,正色说道:「庆计这话说得很好,我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急行军,而是慢吞吞的前进,想来大家都想知道原因吧?」
  众将领一起点头,叶天龙微微一笑,回头喝道:「把东西拿上来!」
  里间一个娇美的声音应诺,随后现出一个金凤卫的身影,她的手中是捧着一叠的书札,捲成小纸团的样子,众将一看就知道是传递情报的样式。
  「这些都是我们出艾司尼亚之后,一路上抓到的信鸽所带的情报。」叶天龙将这些东西抛在桌子上,双目中神光大盛,望着众将说道,「很显然,我们每一步都受到很多人的关注,要想隐蔽行军走这么长的路,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乾脆就让敌人有一个集结的时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心直口快的董国望着叶天龙,「现在出阳城关直接攻击盗贼军团的难度实在太大了,我们要改道去和夏赫大人的军队会合吗?」
  摇摇头,叶天龙环顾众将,缓缓道:「大家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见到众将默然,便笑笑说道:「我们在这里招兵买马不就可以啦!」
  众将一阵愕然,随后纷纷提出异议,一来这需要很多的金钱,帝国不会同意这样的支出;二来新兵要训练成可以使用的军队需要很多的时间,哪里来得及?
  叶天龙却毫不犹豫地说道:「钱不是问题,我们可以找商人要,青州的几个大商团应该会出钱的。新兵的训练则是应该的,就算现在手头的预备兵也要一些时间才可以练好。」
  「而且,我们可以去找僱佣兵啊!」叶天龙抛出了让众将吃惊不小的建议。一般来说,僱佣兵的概念仅仅是为商人提供护送服务,解决小规模的冲突,像这样大的战争中,要用僱佣兵,一来花钱巨大,二来僱佣兵的组织一般规模不大,相互间的协调性很差。
  众将议论纷纷中,只听得左岛近缓缓地说道:「大人将我们召来绝不是仅仅想说这些事情而已吧?」房间里面顿时安静下来。
  叶天龙先是诧异地看了一眼左岛近,颇感兴趣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左岛近毫不犹豫地回道:「大人一路慢行,显然有故意让盗贼军团全部集结在一起,难道就是让我们知道对方的实力吗?」
  「不错!」叶天龙颔首讚歎,然后朝大家诡异一笑,道:「如果盗贼军团全部被吸引到了临河地区,他们的后方是不是马上就空虚了?」众将顿时明白了叶天龙话中的含义。
  「可是这些盗贼军团已经扼住了要道,我们总不能从他们的头上飞过去吧?」庆计的话代表大家的心声,但此时索沖的眼神却微微动了一下。
  「当然不是飞过去!」叶天龙转头望向索沖,「你来说,从这里到任丘城有几条路可行?」
  索沖的眼睛猛的张大,颇为吃惊地说道:「大人是说越过翠峰山脉直接到达敌军的后方吗?」
  此言一出,众将一片哗然,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说到这个份上,自然都知道叶天龙想要做的是什么了。要想在秋冬季爬越人迹罕至的翠峰山脉,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因为在那上面根本没有什么山道可走,万一迷失在山岭之中,那就是死路一条。再说即使越过山脉,也是人困马乏,如果不幸走错方向,与敌人大军遇上,无疑也是死路一条。可以说,叶天龙这个办法是非常大胆疯狂的,简直就是一场豪赌。
  「索沖的朋友曾经在山脉中发现过一条小路,所以我想我们也可以走的!」
  叶天龙的双目有力地望着索沖,使得他原本想要拦阻的话无法说出口。他想了想说道:「大人,这样的话,就让我来带队吧!」受到主将的豪气鼓舞,不少的将领也为这个计划感到振奋,如果真能成功的话,的确是非同寻常的功勋,于是他们也纷纷请缨,要求接手这个任务。
  然而叶天龙坚持要自己带兵,他认为自己作为主将,又是提出这个计划的人,自然就要自己来承担这个任务,经过一番热烈的讨论,众将只得接受他的意见。同时他们在心中也对叶天龙这种奋勇当先的作风大为敬佩,深感自己没有投错人,这样的主将是值得他们全心全意效力的。
  经过一番商议,终于定下了行动的整体计划:庆计带着一千骑兵赶往阳城关,摆出一副马上要进军临河的态势,叶天龙则和索沖带着近卫团的战士抄小路去翻越翠峰山脉,其他的将领则在洛美招募士兵,招徕僱佣兵。操练军队的事情则由左岛近和迟显负责,同时注意接应前方的军队。
  「反正是把这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叶天龙最后总结道,「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到洛美,我们就成功了!」
  众将开始商议具体的操作细节,他们知道这是一次非常大的冒险,如果任何一个地方出现失误,可能导致全盘失败,叶天龙和索沖的部队马上会被闻讯而至的盗贼军团围攻覆灭。他们仔细商讨了每一个环节,各种可能性,争取做到行动计划万无一失。
  相对于外间的热闹,里间却十分的安静,只有两个姿容秀丽无匹的丽人安然坐在软靠的椅子上,手捧一杯香茗,正低声细谈。
  「天龙想出这样的计划来,虽说是太冒险了点,」于凤舞的明眸闪闪发光,显然她和晨月是最早知道叶天龙这个计划的人,「但这的确是很让人意想不到的,看来他是有为名将的素质。」
  晨月低笑一声,悠然道:「大姐,你不要说这事情你一点份都没有,你事先没有和他算计过?」
  于凤舞点头道:「我们是说过的,但整个计划都是他提出来的,他的胆子真是大得很。」她停了一下,然后轻声说道:「老实说,一开始,我是被他这个计划吓了一跳!」
  晨月莞尔一笑,明眸中闪过动人的光彩,含笑道:「当他提出来的时候,我也吓了一大跳。我们的夫君真的很有赌徒的性格,你说他这个计划像不像是一场大的赌博。」
  「那你为什么会同意他的想法?赌博的话是没有几分胜算可言的!」于凤舞放下手中的玉杯,抬起头来望着晨月。
  「因为他是我的男人啊!」晨月的明眸中现出热烈的神采,「既然他有这样的决心和胆略,就应该让他自己做决定。大姐也是这样想的吧?所以才会努力帮助他完善这个计划。」
  「你居然会这么说,难道你不认为他这个计划会成功的吗?」于凤舞轻扫了一眼通往外间的门,说道:「这一招奇兵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只要是军队能成功到达任丘城,很快就会把盗贼军团击溃。」说到这里,她的明眸中闪过一丝的愁云。
  晨月知道于凤舞担心的是什么,遂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早就算过了,天龙这次行动会成功的。」
  于凤舞不禁失笑道:「你算过了?我看你还是多替他想想这个计划吧,看看其中还有什么地方不足的。」
  军事会议散的时候,夜已经深了,但每一个将领的心中都燃起了熊熊的斗志,叶天龙的计划鼓舞了他们的气势,他们知道,当明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青州的战局将会出现一个全新的局面。而他们,将是创造者。